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10-11 14:05

《文心雕龙》卷32熔裁诗解2删字意留辞殊义显芟繁剪秽不离辞情[原创]



达性畅情 发表在 国学问答|国学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9-1.html


《文心雕龙》卷32熔裁诗解2删字意留辞殊义显芟繁剪秽不离辞情

题文诗:

三准既定,次讨字句.句有可削,足见其疏;

字不得减,乃知其密.精论要语,极略之体;

游心窜句,极繁之体.谓繁与略,随分所好.

引而申之,则两句可,敷为一章,约以贯之,

则一章能,删成两句.思赡丰者,善敷陈也;

才核实者,善删简也.其善删者,字去意留;

而善敷者,辞殊义显.字删意缺,短乏非核;

辞敷言重,芜秽非赡.谢艾王济,西河文士,

张骏以为,谢艾文繁,而不可删,王济文略,

而不可益.二子可谓,练熔裁而,晓繁略矣.

至如士衡,陆机才优,缀辞尤繁;陆云思劣,

雅好清省.美锦制衣,修短有度,虽玩其采,

不倍领袖,巧犹难繁,况在乎拙?文赋以为;

榛楛勿剪,庸音足曲;识非不鉴,情苦芟繁.

百节成体,共资荣卫,万趣会文,不离辞情.

情周不繁,辞运不滥,非夫熔裁,何以行之?

篇章户牖,左右相瞰.辞如川流,溢则泛滥.

权衡损益,斟酌浓淡.芟繁剪秽,弛于负担.

【原文】全文2


  故三准既定,次讨字句。句有可削,足见其疏;字不得减,乃知其密。精论要语,极略之体;游心窜句,极繁之体。谓繁与略,适分所好。引而申之,则两句敷为一章,约以贯之,则一章删成两句。思赡者善敷,才核者善删。善删者字去而意留,善敷者辞殊而义显。字删而意缺,则短乏而非核;辞敷而言重,则芜秽而非赡。

  昔谢艾、王济,西河文士,张骏以为"艾繁而不可删,济略而不可益"。若二子者,可谓练熔裁而晓繁略矣。至如士衡才优,而缀辞尤繁;士龙思劣,而雅好清省。及云之论机,亟恨其多,而称"清新相接,不以为病",盖崇友于耳。夫美锦制衣,修短有度,虽玩其采,不倍领袖,巧犹难繁,况在乎拙?而《文赋》以为"榛楛勿剪,庸音足曲",其识非不鉴,乃情苦芟繁也。夫百节成体,共资荣卫,万趣会文,不离辞情。若情周而不繁,辞运而不滥,非夫熔裁,何以行之乎?

  赞曰∶篇章户牖,左右相瞰。辞如川流,溢则泛滥。

  权衡损益,斟酌浓淡。芟繁剪秽,弛于负担。
 【原文分段释解】

故三准既定,次讨字句1。句有可削,足见其疏;字不得减,乃知其密。精论要语,极略之体2;游心窜句3,极繁之体4。谓繁与略,随分所好5。引而申之,则两句敷为一章6;约以贯之7,则一章删成两句。思赡者善敷8,才核者善删9;善删者字去而意留10,善敷者辞殊而意显11。字删而意阙12,则短乏而非核13;辞敷而言重,则芜秽而非赡14。

  【译文】

 三项准则确定了,就该斟酌字句。如果有可删的句子,可见考虑得还不够细致;如果没有可省的字,才算写得周密。论点精当而语言扼要,那是极精约的风格;情志奔放而文辞铺张,那是极繁缛的风格。繁缛或精约,完全任随作家性格的爱好。如果发挥一下,那么两句可以变成一段;如果简练一点,那么一段也可以压缩成两句。文思丰富的人,长于铺陈;而文思踏实的人,善于精简。善于精简的人,字句虽删去而意思仍然保存;善于铺陈的人,字句虽多而意思仍很显豁。如果减少字句而意思也不完整,那是才华不足而不是文思踏实;如果铺陈一番而文辞重复,那是文笔拉杂而不是文思丰富。

【注释】

  1 讨:寻究,这里有推敲、斟酌的意思。

  2 略:即《体性》篇所说“八体”中的“精约”一体。体:风格。

  3 游心审句:这四字虽借用《庄子·骈拇》中的“窜句游心于坚白同异之间”,但从刘勰的上下文来看,这里并非贬意。游:应指作者情思奔放。窜:应指文辞的铺张。

  4 繁:即《体性》篇“八体”中的“繁缛”一体。“缛”是繁多。

  5 分:本分。这里指作家的性格。

  6 敷:铺陈。

  7 约:简练。

  8 赡(shàn善):富足。

  9 核:查考。这里是踏踏实实,经得起查核的意思。

  10 删:削除。

  11 辞殊:指字句繁富而多样化。

  12 阙(quē缺):同“缺”。

  13 短乏:指才华的不足。

  14 芜秽:指文辞的杂乱。

【原文】4

  昔谢艾、王济1,西河文士2;张俊以为3:艾繁而不可删,济略而不可益4。若二子者,可谓练熔裁而晓繁略矣5。至如士衡才优6,而缀辞尤繁7;士龙思劣8,而雅好清省9。及云之论机,亟恨其多10;而称“清新相接11,不以为病”,盖崇友于耳12。夫美锦制衣13,修短有度14,虽玩其采15,不倍领袖。巧犹难繁,况在乎拙16?而《文赋》以为“榛楛勿剪”17,“庸音足曲”18;其识非不鉴19,乃情苦芟繁也20。夫百节成体21,共资荣卫22;万趣会文23,不离辞情24。若情周而不繁25,辞运而不滥26,非夫熔裁,何以行之乎?  

 【译文】

晋代的谢艾和王济都是西河地方的文人。当时张骏认为,谢艾文辞虽繁富而不能省去什么,王济文辞虽简略而不能增加什么。像这两位,可以说是精通熔意裁辞的方法,懂得怎样该繁该简的道理了。至于陆机,才华虽然卓越,但写作起来未免文辞过繁;陆云文思虽然较差,但平日就喜欢文笔简净。陆云论陆机的时候,虽常怪陆机文采过多,却又说陆机不断有清新的文句,所以不算毛病;其实这不过是重视兄弟间的情谊而已。

  好比用美好的锦缎做衣服,长短有定;即使欣赏锦缎的花纹,也不能在领子、袖子上增加一倍。善于写作的人还不易把繁多的文采处理得当,何况不善于写作的人呢?陆机《文赋》认为只要有美鸟来住,恶木也不必砍去;不得已时也不妨在一篇歌曲中凑上些平庸的音节。他并不是没有见识,只是难于割爱罢了。成百的骨节组成整个身体,都靠气血流畅;万千种意思写成一篇文章,离不开文辞与内容的配合。想要文章内容全备而不太繁复,文辞多变化而不是滥用,那么,若非注意熔意裁辞,怎能做得到呢?

【注释】

  1 谢艾:东晋凉州牧张重华的僚属。王济:未详。

  2 西河:今山西中部地区。

  3 俊:当作“骏”,张骏:张重华的父亲,东晋初年做过凉州牧。张骏语原文不存。

  4 益:增加。

  5 练:熟悉。晓:明白,通晓。

  6 士衡:西晋文学家陆机的字。才优:《晋书·陆机传》:“机天才秀逸,辞藻宏丽。”

  7 缀辞:指写作。缀:连结。尤繁:特别繁芜。《世说新语·文学》:“孙兴公云:‘潘(岳)文浅而净,陆(机)文深而芜。’”

  8 士龙:西晋文学家陆云的字。陆云是陆机的弟弟。思劣:这是和陆机比较而言。《晋书·陆机(附云)传》说陆云“六岁能属文,性清正,有才理,少与兄机齐名,虽文章不及机,而持论过之,号曰‘二陆’”。

  9 雅:常。清省:文笔简净。陆云《与兄平原书》中多次谈到他爱好“清省”。如说“云今意视文,乃好清省”(见《全晋文》卷一百零二)。平原:指陆机,他曾任平原内史。

  10 亟(qì泣):屡次。多:指文采过繁。陆云在与陆机的信中,曾多次讲到陆机的这种毛病。参见下注。

  11 “清新相接”二句:陆云《与兄平原书》曾说:“兄文章之高远绝异,不可复称言,然犹皆欲微多,但清新相接,不以此为病耳。”

  12 友于:兄弟间的情谊。《尚书·君陈》“惟孝友于兄弟”。“于”字原是介词,后来“友于”二字连用成词。

  13 锦:杂色的丝织品。

  14 修:长。

  15 玩:这里有玩味、欣赏的意思。

  16 拙:不擅长。

  17 榛楛(zhenhù真户):恶木。《文赋》中曾说:“彼榛楛之勿剪,亦蒙荣于集翠。”“翠”是翠色的鸟。

  18 庸音足曲:这也是《文赋》中的话:“故踸踔(chénchuō臣上戳)于短垣,放庸音以足曲。”踸踔:一足走路。庸音:平庸的音乐,指不精采的句子。足曲:凑足乐曲,指文章勉强成篇。

  19 鉴:照,看清。

  20 芟(shān山):刈草,这里指删除不必要的文句。

  21 节:指骨节。体:指人的形体。

  22 资:凭借。荣卫:指人的气血。《黄帝内经素问·热论》:“荣卫不行,五藏不通,则死矣。”

  23 趣:旨趣。

  24 情辞:指构成作品的两个基本方面。

  25 周:全面。

  26 运:运行,这里指文辞的变化。滥:泛滥,指辞采过多。


【原文】
  赞曰:篇章户牖1,左右相瞰2。辞如川流,溢则泛滥3。权衡损益,斟酌浓淡4。芟繁剪秽,弛于负担5。

 【译文】

  总之,作品里的各部分,应该像门户似地左右互相配合。文辞好比河水,太多了就要泛滥。必须考虑如何增减,推敲详略。删去多余的和杂乱的部分,文章就没有什么累赘了。

  【注释】

  1 牖(yǒu有):窗户。户牖:这里是比喻作品的各个部分。

  2 瞰(kàn看):视。相瞰:互通声气的意思。

  3 溢:过多。

  4 浓淡:指文句的详略、辞采的多少。

  5 弛(chí池):减轻。负担:指作品中不必要的部分。《左传·庄公二十二年》:“赦其不闲于教训,而免于罪戾,弛于负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10-13 10:02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16014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