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10-12 16:47

《文心雕龙》卷35诗丽辞解2言对精巧事对允当理圆事密迭用奇偶[原创]



达性畅情 发表在 国学问答|国学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9-1.html


《文心雕龙》卷35诗丽辞解2言对精巧事对允当理圆事密迭用奇偶

题文诗:

王粲登楼,赋云钟仪,幽而楚奏,庄舄者也,

显而越吟.反对之类.张载七哀,云汉祖也,

想念枌榆,而光武也,亦思白水.正对之类.

偶辞胸臆,言对为易;征人资学,事对为难;

幽显同志,反对为优;并贵共心,正对为劣.

言对事对,各有反正,指类而求,万条昭然.

张华诗称:游雁翼翔,归鸿接翮.刘琨诗言:

孔悲获麟,西狩泣丘.若斯重出,对句骈枝.

言对为美,贵在精巧;事对所先,务在允当.

两言相配,优劣不均,骥在左骖,驽为右服.

事或孤立,莫与相偶,夔之一足,趻踔而行.

气无奇类,文乏异采,碌碌丽辞,昏睡耳目.

丽辞必使,理圆事密,联璧其章.迭用奇偶,

节以杂佩,乃其贵耳.类此而思,理斯见也.

体植必两,辞动有配.左提右挈,精味兼载.

炳烁联华,镜静含态.玉润双流,如彼珩珮.

【原文】全文2

仲宣《登楼》云∶"钟仪幽而楚奏,庄舄显而越吟。"此反对之类也。孟阳《七哀》云∶"汉祖想枌榆,光武思白水。"此正对之类也。凡偶辞胸臆,言对所以为易也;征人资学,事对所以为难也;幽显同志,反对所以为优也;并贵共心,正对所以为劣也。又以事对,各有反正,指类而求,万条自昭然矣。

  张华诗称∶"游雁比翼翔,归鸿知接翮。"刘琨诗言:"宣尼悲获麟,西狩泣孔丘。"若斯重出,即对句之骈枝也。

  是以言对为美,贵在精巧;事对所先,务在允当。若两言相配,而优劣不均,是骥在左骖,驽为右服也。若夫事或孤立,莫与相偶,是夔之一足,趻踔而行也。若气无奇类,文乏异采,碌碌丽辞,则昏睡耳目。必使理圆事密,联璧其章。迭用奇偶,节以杂佩,乃其贵耳。类此而思,理斯见也。

  赞曰∶体植必两,辞动有配。左提右挈,精味兼载。

  炳烁联华,镜静含态。玉润双流,如彼珩珮。

【原文分段释解】

仲宣《登楼》云15:“钟仪幽而楚奏16,庄舄显而越吟17。”此反对之类也。孟阳《七哀》云18:“汉祖想枌榆19,光武思白水20。”此正对之类也。凡偶辞胸臆21,言对所以为易也;征人之学22,事对所以为难也;幽显同志,反对所以为优也;并贵共心23,正对所以为劣也。又以事对24,各有反正,指类而求,万条自昭然矣。

 

【译文】

王粲《登楼赋》中所说:“钟仪被囚禁在晋国,仍然弹奏楚声;庄易做高官于楚国,病中仍发出越吟。”这就属于反对一类。张载在《七哀》诗中所说:“汉高祖怀念家乡枌榆,光武帝思念家乡白水。”这就属于正对一类。这几种对偶中,司马相如的对句只由内心组辞而成,所以言对比较易作;宋玉是征引前人故实成对,所以事对比较难作;王粲是用被囚和官显两种相反的人来说明“人情同于怀土”,所以反对是较好的;张载的出句和对句都是说帝王怀乡,所以正对是较差的。无论言对事对,都各有反正两种,照此推究,各种对偶的类型就很清楚了。

【注释】
  15 仲宣:王粲的字。《登楼》:《登楼赋》,载《文选》卷十一。

  16 钟仪:春秋时楚国人。幽:囚禁。楚奏:奏楚国的音乐。《左传·成公九年》:“晋侯观于军府,见钟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使与之琴,操南音。”南音即楚声。

  17 庄舄(xì戏):战国时越人,仕于楚。显:指庄舄官位显要。越吟:庄舄病中呻吟发越声。《史记·张仪列传》:“楚王曰:‘舄,故越之鄙细人也。今仕楚执珪,富贵矣,亦思越不?’中谢对曰:‘凡人之思故,在其病也,彼思越则越声,不思越则楚声。’使人往听之,犹尚越声也。”

  18 孟阳:张载的字。他是西晋文学家。《七哀》:《文选》卷二十三有张载《七哀诗》二首,但无下面所举二句。可能他还有一首《七哀诗》,今不存。

  19 汉祖:汉高祖刘邦。枌榆:地名,在今江苏省丰县东北,是汉高祖的家乡。刘邦初起兵时,曾祷于枌榆社。

  20 光武:东汉光武帝刘秀。白水:源出今湖北省枣阳县东。这里指刘秀的家乡。刘秀是南阳蔡阳人,蔡阳县治在今枣阳西南。

  21 胸臆:内心,指偶辞由内心思考而成。

  22 征:征引。学:前人的学识,这里指故实。许文雨《文论讲疏·丽辞》注引马叙伦《修辞九论》:“事对之义,藉昔事以彰今情,始作者不期而遇,继体者征人之学,腹之俭富,无与辞原。惟用之宜,诚助情采。若陈之茂《宁德皇后哀疏》曰:‘十年罹难,终弗返于苍梧;万国衔冤,徙尽簪于白柰。……斯虽援征故实,不异吐露胸怀。”

  23 并贯共心:杨明照《文心雕龙校注》:“意即高祖、光武俱为帝王,故云并贵;想枌榆、思白水,同是念乡,故云共心。”

  24 又以事对:纪昀评,当作“又言对事对”。译文据此。

【原文】

  张华诗称1:“游雁比翼翔,归鸿知接翮2。”刘琨诗言3:“宣尼悲获麟4,西狩泣孔邱5。”若斯重出,即对句之骈枝也6。是以言对为美,贵在精巧;事对所先,务在允当。若两事相配,而优劣不均,是骥在左骖7,驽为右服也8。若夫事或孤立,莫与相偶,是夔之一足9,趻踔而行也10。若气无奇类,文乏异采11,碌碌丽辞12,则昏睡耳目。必使理圆事密,联璧其章;迭用奇偶13,节以杂佩14,乃其贵耳。类此而思,理自见也。

 【译文】

  张华的《杂诗》中说:“远游的雁并翅飞翔,归来的鸿连翼而飞。”刘琨的《重赠卢谌》诗中说:“孔子听说获麟而悲伤,孔丘因鲁国打猎获麟而哭泣。”这种重复,就是对偶中多余的枝指了。因此,美好的言对,以精巧为贵;高明的事对,必求其恰当。如以两事相对,而优劣不相称,就如驾车,左边是良马而右边是劣马。若所写事物是孤立的,没有什么和它相对,就像只有一足的夔跳着走路了。即使有了对偶,但没有奇异的同类,缺乏特殊的文采,写得平平常常,就必将使人读之昏昏欲睡。所以,必须做到事理圆合,对偶精密,有如双双璧玉的章采;并交错运用偶句和散句,就像用各种不同的佩玉加以调节,这就是完美的俪辞了。按照这种要求来思考,运用对偶的道理自然就清楚了。

  【注释】

  1 张华:字茂先,西晋文学家。

  2 接翮(hé和):和上句“比翼”意同。翮:鸟翅。以上两句见《玉台新咏》卷二《杂诗》。

  3 刘琨:字越石,西晋诗人。

  4 宣尼:指孔子。汉平帝时追尊孔子为褒成宣尼公。悲获麟:《公羊传·哀公十四年》:“西狩获麟……孔子曰:‘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沾袍。”

  5 西狩:鲁国西边打猎。孔邱:即孔丘。以上两句见《文选》卷二十五《重赠卢谌》诗。

  6 骈枝(piánqí片阳岐):多余的,不必要的。骈:脚拇指与第二指相连。枝:手指的六指。

  7 骥(jì记):良马。骖(cān餐):驾车在两侧的马。

  8 驽(nú奴):劣马。服:驾车居中夹辕的马。

  9 夔(kuí葵):传为一种独脚兽。《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

  10 趻踔(chěnchuō陈上戳):跳着走。《庄子·秋水》:“夔谓蚿曰:‘吾以一足,趻踔而行,予无如矣。’”成玄英疏:“我以一足,跳踯快乐而行天下,简易无如我者。”

  11 气无奇类,文乏异采:此二句意为无奇异的气类,少奇特的文采。气类:同类,借指对偶。《周易·乾卦·文言》:“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则各从其类也。”孔颖达疏:“各从其类者,言天地之间,共相感应,各从其气类。”

  12 碌碌(lù录):平庸。

  13 迭:交替。

  14 节:调节。杂佩:各种不同的玉佩(古人身上佩带的玉器)。《诗经·郑风·女曰鸡鸣》:“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毛传:“杂佩者,珩、璜、琚、瑀、冲牙之类。”

  【原文】

  赞曰:体植必两1,辞动有配2。左提右挚3,精味兼载4。炳烁联华5,镜静含态6。玉润双流7,如彼珩珮8。



【译文】
  总之,事物本身自然成双,文辞也往往俱有对偶。创作中能上下左右兼顾,偶辞的精巧及其所含意味就能同时得到表现。这种对偶像光彩的并蒂鲜花,具有明净的千姿百态。对偶句和单句都加润饰,就如那兼有各色玉器的杂佩。

   【注释】

  1 体植必两:此句即篇首所说“造化赋形,支体必双”之意。植:生长。

  2 动:辄,每。配:匹配,即对偶。

  3 挈(qiè妾):提,举。此句指兼顾相对的两句,以避免“优劣不均”。

  4 精:指对偶的精巧。味:指表达的意味。

  5 炳烁(shuò朔):光彩貌。

  6 镜静:明净。静:通净。《诗经·大雅·既醉》:“笾豆静嘉。”

  7 玉润:犹美饰。双流:指奇偶两种写法。

  8 珩(héng衡),佩玉的一种(参本篇第三段注14)。珮:即佩。“珩佩”连用,指“杂佩”。“玉润双流,如彼珩佩”,就是上述“迭用奇偶,节以杂佩”之意的总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10-14 10:2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14832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