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2-8-5 15:43

刘向《说苑》卷17杂言诗解10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君子无忧处常待终[原创]



达性畅情 发表在 国学问答|国学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9-1.html


刘向《说苑》卷17杂言诗解10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君子无忧处常待终

题文诗:
子路盛服,而见孔子.孔子曰是,襜襜者何?

昔者江水,出于岷山;其始也大,足以滥觞,

及至江津,倘不方舟,不避风则,不可渡也,

非唯下流,众川多乎?今若衣服,甚盛颜色,

充盛天下,谁肯加若?子路趋出,改服而入,

盖自如也.孔子曰由,记吾语若:贵言者哗,

奋行者伐;色智而有,能者小人;故君子也,

言之要知,之为知之,不知不知;能之为能,

不能不能,行之至也.言要则知,行要则仁;

既知且仁,有何加哉?诗经有曰:汤降不迟,

圣教日跻.此之谓也.子路问曰:君子者也,

亦有忧乎?孔子曰无,君子之修,其行未得,

则乐其意;既已得又,乐其知故,有终生乐,

无一日忧;小人不然,其未之得,则忧不得,

既已得之,又恐失之.是以乃有,终身之忧,

无一日乐.君子中庸,中庸真情.见荣启期,

衣鹿皮裘,鼓瑟而歌.孔子问曰:先生何乐?

荣期对曰:吾乐甚多.天生万物,唯人为贵,

既得为人,是一乐也.以男为贵,既得为男,

是二乐也.人生之有,不见日月,不免襁褓,

而死吾年,已九十五,是三乐也.贫者士之,

常也死者,民之终也,处常待终,当何忧乎?


【原文】
  子路盛服而见孔子。孔子曰:“由,是襜襜者何也?昔者江水出于岷山;其始也,大足以滥觞,及至江之津也,不方舟,不避风,不可渡也,非唯下流众川之多乎?今若衣服甚盛,颜色充盛,天下谁肯加若者哉?”子路趋而出,改服而入,盖自如也。孔子曰:“由,记之,吾语若:贵于言者,华也,奋于行者,伐也。夫色智而有能者,小人也。故君子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言之要也;能之为能,不能为不能,行之至也。言要则知,行要则仁;既知且仁,夫有何加矣哉?由,诗曰:‘汤降不迟,圣教日跻’。此之谓也。”
【注释】出自《荀子子道篇》
原文:子路盛服见孔子,孔子曰:“由,是裾裾何也①?昔者江出于岷山②,其始出也,其源可以滥觞③,及其至江之津也,不放舟、不避风则不可涉也④。非维下流水多邪?今女衣服既盛,颜色充盈,天下且孰肯谏女矣? 由!”子路趋而出,改服而入,盖犹若也⑤。孔子曰:“志之,吾语女。奋于言者华⑥,奋于行者伐,色知而有能者,小人也。故君子知之曰知之,不知曰不知,言之要也;能之曰能之,不能曰不能,行之至也。言要则知,行至则仁。既知且仁,夫恶有不足矣哉!”
①裾裾(jū居):形容衣服整齐的样子。②岷山:在今四川西北部。③滥觞(shāg商):水流极小,仅能浮起酒杯。觞,酒器。④放舟:同“方舟”,两船并在一起。⑤犹若:舒适和顺的样子。⑥华:通“哗”,浮夸。

7出自《诗经.商颂,长发》“汤降不迟,圣敬日跻"译文:我祖汤王的诞生正应天时,他的圣明庄敬一天天提升。

【译文】

子路穿戴整齐后去见孔子,孔子说:“仲由,这样衣冠楚楚的,为什么呢?从前长江发源于岷山,它开始流出来的时候,源头小得只可以浮起酒杯,等到它流到长江的渡口时,如果不把船并在一起,不避开大风,就不能横渡过去了,这不是因为下游水大的缘故么?现在你衣服已经穿得很庄重,脸上又神气十足,那么天下将有谁肯规劝你呢?仲由!”
  子路小步快走而出,换了衣服再进去,不外乎穿得很宽松的样子。孔子说:“记住!我告诉你。在说话方面趾高气扬的人夸夸其谈,在行动方面趾高气扬的人自我炫耀。从脸色上就能知道他有才能的人,是小人啊。所以君子知道了就说知道,不知道的就说不知道,这是说话的要领;会做的就说会做,不会的就说不会,这是行动的最高准则。说话合乎这要领就是明智,行动合乎这准则就是仁德。既明智又有仁德,哪里还有不足之处了呢?”

【原文】
  子路问孔子曰:“君子亦有忧乎?”孔子曰:“无也。君子之修其行未得,则乐其意;既已得,又乐其知。是以有终生之乐,无一日之忧。小人则不然,其未之得则忧不得,既已 得之又恐失之。是以有终身之忧,无一日之乐也。”

【注释】出自《荀子子道篇》
原文:子路问于孔子曰:“君子亦有忧乎?”孔子曰:“君子,其未得也,则乐其意;既已得之,又乐其治。是以有终身之乐,无一日之忧。小人者,其未得也,则忧不得;既已得之,又恐失之。是以有终身之忧,无一日之乐也。”

  【译文】
子路问孔子说:“君子也有忧虑吗?”孔子说:“没有。君子修身养性,他在还没有得到的时候,就会自得其乐;已经得到了之后,又会对有所作为而感到快乐。所以有一辈子的快乐,而没有一天的忧虑。小人则不同,当他还没有得到的时候,就担忧得不到;已经得到了,又害怕失去它。所以有一辈子的忧虑,而没有一天的快乐。”

【原文】
  孔子见荣启期,衣鹿皮裘,鼓瑟而歌。孔子问曰:“先生何乐也?”对曰:“吾乐甚多。天生万物唯人为贵,吾既已得为人,是一乐也。人以男为贵,吾既已得为男,是二乐也。人生不免襁褓,吾年已九十五,是三乐也。夫贫者士之常也,死者民之终也,处常待终,当何忧乎?”

 【注释】出自《列子》卷1天瑞诗解6生死一情处常得终

原文:人自生至终,大化有四:婴孩也,少壮也,老耄也,死亡也。其在婴孩,气专志一,和之至也;物不伤焉,德莫加焉。其在少壮,则血气飘溢,欲虑充起,物所攻焉,德故衰焉。其在老耄,则欲虑柔焉,体将休焉,物莫先焉;虽未及婴孩之全,方于少壮,间矣。其在死亡也,则之于息焉,反其极矣。
  孔子游于太山,见荣启期行乎郕之野,鹿裘带索,鼓琴而歌。孔子问曰:“先生所以乐,何也?”对曰:“吾乐甚多。天生万物,唯人为贵。而吾得为人,是一乐也。男女之别,男尊女卑,故以男为贵,吾既得为男矣,是二乐也。人生有不见日月,不免襁褓者,吾既已行年九十矣,是三乐也。贫者士之常也,死者人之终也,处常得终,当何忧哉?”孔子曰:“善乎?能自宽者也。”

【译文】

人从出生到死亡,大的变化有四个阶段:婴孩,少壮,老耄,死亡。人在婴孩阶段,意气专一,是最和谐的时候,外物不能伤害它,德不能比这再高了。人在少壮阶段,血气飘浮横溢,欲望思虑充斥升起,外物便向它进攻,德也就开始衰败了。人在老耄阶段,欲望思虑不断减弱,身体将要休息,外物也就不和它争先了。这时的德虽然还不如婴孩时的完备,但与少壮阶段相比,却有距离了。人在死亡阶段,那就到了完全休息的时候,返回到出生之前的极点了。

 孔子在泰山游览,看见荣启期漫步在郕邑的郊外,穿着粗皮衣,系着粗麻绳,一面弹琴,一面唱歌。孔子问道:“先生这样快乐,是因为什么呢?”荣启期回答说:“我快乐的原因很多:大自然生育万事万物,只有人最尊贵;而我既然能够成为人,那自然就是我快乐的第一个原因了。人类中有男女的区别,男人受尊重,女人受鄙视,所以男人最为贵;而我既然能够成为男人,那自然就是我快乐的第二个原因了。人出生到世上,有没有见到太阳月亮、没有离开襁褓就夭亡的,而我既然已经活到了九十岁,那自然就是我快乐的第三个原因了。贫穷是读书人的普遍状况,死亡是人的最终结果,我安心处于一般状况,等待最终结果,还有什么可忧愁的呢?”孔子说:“说得好!你是个能够自己宽慰自己的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2-8-6 08:17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2-8-7 09:22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21757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