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4749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4-6-19 10:17

“躺平”文化威胁竞争力?欧洲多国展开反思



木头花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s://bbs.voc.com.cn/forum-76-1.html

  编者的话:“欧洲人的工作时间越来越短”,“德国之声”近日报道了欧洲出现的一个矛盾现象:一方面欧盟内部就业率接近75%,德国、奥地利、荷兰等国甚至报告了创纪录的就业率;而另一方面,欧洲国家的整体工作时间却没有增加多少。欧洲经济学家认为,这与欧洲人平均工作时间越来越少有关。据欧洲新闻网报道,比利时、德国、英国、西班牙等国均尝试了“四天工作制”,该制度在一些地方获得良好反馈的同时,也在一些地方被批评“成本太高”。事实上,追求“生活与工作平衡”长期以来是很多欧洲人的共识,但近期欧洲内部却出现越来越多反思“躺平”文化的声音。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看来,这既反映出欧洲面对自身国际竞争力下降的焦虑,也是欧洲部分政治势力拉拢选民的方式。

  因为“懒”,欧洲正“越来越落后于美国”?

  在网络上,流行着这样一种对法国人的刻板印象:“法国人不是在休假,就是在去休假的路上,实在不能休假的人,还可以罢工。”法国政府20多年前就施行了每周35小时工作制,再加上每年11天的公共节假日和大量带薪休假,这些看上去对员工“友好”的政策,给外界留下了“躺平”的印象。但事实上,法国政府近年来一直致力于降低失业率、提高工作效率、延迟退休年龄,同时对失业补贴等福利进行调整,鼓励民众延长工作时间。

  法国经济记者帕斯卡·佩里一篇题为《无所事事的一代》的文章去年9月引发热议。在他看来,法国人的工作量不足以支撑他们的高生活水平和慷慨的社会模式,无论是医疗保险、家庭津贴还是退休金,整个社会体系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劳动者的贡献,而法国人越来越“对工作过敏”是对这种社会体系的威胁。今年5月,英国《金融时报》也发表了题为《是时候让欧洲人重返工作岗位了》的社论,强调越来越多的欧洲人选择“躺平”,使欧洲经济面临艰巨挑战。文章建议,欧洲政策制定者应该审查那些不利于劳动者的税收和福利政策。

  除了对自身经济发展和社会体系的担忧,欧洲人工作时长缩短还让跨国投资者心生疑虑,其中不少人都将美国作为比较的对象。“全球最大投资者认为欧洲人太懒了。”德国《经理人杂志》今年4月报道称,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挪威主权财富基金负责人、挪威国家银行投资管理公司CEO尼古拉·坦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宁愿在美国投资,也不愿在欧洲投资,因为欧洲人“在监管和职业道德方面存在问题”,他们“工作不那么努力,不愿意承担风险,也不像美国人那么雄心勃勃”。坦根还称,欧洲在创新和技术发展方面越来越落后于美国,这使得美国公司的估值明显提高。

  那么欧美的工作时长实际上有多大差距呢?欧盟统计局最近一次对联盟内各国工作时长进行全面统计是在2022年。这一年,欧盟国家20至64岁员工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长为37.5小时。其中,希腊员工工作时间最长,平均每周工作41小时。法国和德国分别为37.4小时和35.3小时。荷兰员工的工作时间最短,平均每周33.2小时。这是因为荷兰人的兼职率为欧盟中最高,达到38.7%。如果仅考虑全职人员,欧盟国家员工平均每周工作时长达到40.6小时。根据经合组织(OECD)2022年的数据,美国员工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38.9小时,欧盟国家中仅波兰(39.6小时)、匈牙利(39.5小时)、斯洛文尼亚(39.2小时)、立陶宛(39.2小时)、拉脱维亚(39.2小时)、斯洛伐克(39.0小时)比美国的时间更长。

  在不少欧洲经济学家看来,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倾向于选择兼职工作而非全职工作,是目前欧洲劳动力市场上工作时间增长不上去的主要原因。据“德国之声”报道,在德国、奥地利和荷兰,有大约1/3的员工没有全职工作,荷兰几乎一半的“打工人”更是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35小时。而相比之下,美国的这一占比甚至不到1/10。

  荷兰的“1.5收入”模式、德国的“吊床一代”、西班牙的“NINI族”

  在荷兰,“1.5收入”模式逐渐成为家庭经济的常态,这意味着有两名工作成员的家庭中,一人全职工作,另一人做兼职。家住阿姆斯特丹的德弗里斯在一家建筑事务所担任全职建筑师,他的妻子因为要照顾两个孩子,在一家银行做兼职工作。德弗里斯表示,由于荷兰对有娃家庭的补贴和税收减免较多,因此他们家的收入“与有两个全职员工的家庭相差不大”。

  “吊床一代:年轻人不想工作”,德国《图片报》报道称,德国世代研究所与安永咨询公司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约70%的受访者认同“Z世代的生产力低于上一辈”的说法,甚至近半Z世代的人也同意该说法。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年轻的全职工人通常比年长的全职工人工作时间更短。2022年,欧盟15至24岁的全职员工每周工作时间为39小时,低于25至54岁的39.7小时,更低于55至64岁的40.8小时。在欧盟的兼职员工中,15至24岁人群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间则为16.1小时,也是各年龄群体中时长最短的。

  不过,“躺平”的做法不止存在于年轻人群体中。38岁的约翰内斯是柏林一所培训中心的德语老师,拥有博士学历以及多年的教学经验,完全可以成为收入更高的中学老师,却选择在培训中心工作,因为这样可以自己安排时间表。他对《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表示:“一个人应该为生活而工作,而不是为工作而生活。”平时,他们更愿意全身心投入到旅行、运动、做志愿者等事情上。

  近年来,“NINI族”逐渐在西班牙兴起,这是指那些既不上学也不工作的年轻人群体。西班牙国家统计局今年4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该国16至29岁的年轻人中,“NINI族”数量为92.7万人,较去年同期上涨2%。2023年,OECD的报告显示,西班牙“NINI族”在年轻人中的占比为17%,今年第一季度这一比例升至21%。

  对此,西班牙教育家塞昆迪诺·略伦特表示,导致年轻人抗拒工作的主要原因是西班牙教育体系的落后,西班牙中高等教育课时比欧洲其他国家更长,但年轻人获取的与工作有关的知识却远远落后于他国。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当代社会研究员迭戈·鲁伊斯·帕纳德罗对《环球时报》驻西班牙特约记者表示:“工作的不确定性和持续的经济危机,使得社会无法激励年轻人时刻保持工作动力。现在的西班牙年轻人普遍认为,他们无法按照社会设定的标准过上所谓‘充实’的生活,这可能是年轻人不愿努力学习、工作的原因。”

  在英国投行、律所,每周工作时间甚至能达到80小时

  有在英国工作的华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英国相比法国等欧盟国家,“躺得还没有那么平”,尤其取决于行业。比如在投行、律所等公司,员工每周工作时间甚至能达到80个小时以上。英国巴克莱银行一名刚入职的员工告诉记者,他每天基本要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12点。相比之下,在英国的科技公司,工作和生活要平衡得多。比如一位在英国某人工智能企业工作的员工表示,他们公司正在试行“四天工作制”,每周五被设为“读书日”,员工可以在这一天自行学习,不需要处理工作。

  而另一方面,英国国家统计局今年5月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英国经济不活跃率为22.1%(经济不活跃率是指既不工作也没有在找工作的人所占比例),高于去年同期水平。在英国16至64岁的劳动人口中,超过1/5的人选择离开劳动市场。很多上班族无意进取的原因之一便是自己的收入与生活成本的差距不断拉大。英国《独立报》报道称,英国年期长达40年的房屋贷款数目不断增加,意味着年轻一代可能直到退休后才能还清房屋贷款。报道称,至今已有超过100万英国人的房屋贷款要到贷款人接近70岁才能还清。

  很多时候,法国人会为了确保低税率而选择不那么努力

  据《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观察,该国的税收政策会让很多普通民众觉得“没必要努力工作”。据悉,2023年在法国年收入11295欧元(1欧元约合7.8元人民币)至28797欧元的税率为11%,28798欧元至82341欧元为30%,82342欧元至177106欧元为41%。对于普通人来说,努力工作无法带来财富的积累,也无法改变命运,反而稍微多挣一点钱意味着需要缴纳更多的税费,同时所能享受的政府补贴还会锐减甚至被取消。所以很多时候,法国人会为了确保低税率而选择不那么努力。

  此外,社会阶层固化的现实和教育环境也塑造了欧式“躺平”心态。欧洲公立教育大多是免费或费用很低的,但富人阶层会选择学费高昂的私立学校。以记者曾经的法国公司老板为例,他的大儿子从工程师学校“卷”到法国独角兽公司,每天晚上八九点才下班;小儿子则从商科学校“卷”到英国投行,忙碌到圣诞节只回国休息了8个小时,就又回到伦敦加班。相比之下,普通家庭的孩子从入学开始选择就不多。法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50%的法国人税后月收入不足2091欧元,而商科学校每年两三万欧元的学费对普通家庭来说很难负担得起。在这种“卷不动”的情况下,找到喜欢的事情做,成了很多普通民众的选择。而进入职场后,由于法国阶级固化催生出熟人社会,加之欧洲校友体系根深蒂固,导致大部分工作机会,如果没有认识的人或校友推荐,普通人很难拿到,这让一些法国年轻人即便听说有好的工作机会,依旧会选择“躺平”。

  在法国公立大学工作过的华人告诉《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我周围的同事都是一年50多天的带薪休假,外加各种公共假期,每周还能两天在家办公,有时候即使你想努力也没办法,因为需要你配合的同事可能在休假,所以不得不放慢自己的速度配合大多数人。”

  欧洲专家:“竞争力”和“技术差距”是大选中的流行词

  事实上,“生活与工作平衡”的人生哲学是很多欧洲人长期以来的共识。那么为何最近欧洲集中出现对工作时长过于缩短的反思声音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安全与治理研究院研究员梁怀新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随着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欧洲经济深受高通胀等问题困扰,支撑欧盟国家高福利社会的经济基础逐步出现松动。此外,由于欧盟与美国之间实力差异扩大,欧盟逐步认识到自身在劳动时长等领域的过度福利化带来的弊端。还有,在今年欧洲议会选举和欧盟国家本国选举中,选民们高度关注社会福利、退休年龄等经济议题。作为回应,右翼政客选择将问题归咎于外部威胁、移民等,而中左翼政客则试图指出社会福利层面的问题,并告诉选民,该问题也需要劳动者自身用不再“躺平”去解决。

  德国经济学者阿尔韦德·凯塞尔也对《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表示,欧盟政界人士已经注意到“躺平”现象,并把这看作是欧盟经济落后于美国的一大原因。以前,每一位想要站在辩论最前沿的欧洲政治家都会大谈“可持续性”、“气候中和”或“战略主权”,但当前的流行词是“竞争力”或“技术差距”。目前,一些欧盟政治家开始说“向美国学习”,但他们仍不敢公开批评欧洲人工作时间太少,因为这意味着跟民意对着干。

  【环球时报驻德国、法国、英国、西班牙特约记者 青木 岳雯 纪双城 徐永晟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董铭 环球时报记者 陈子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4-6-20 11:0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4-6-20 11:0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4-6-28 15:20
现在好多人躺平不足为奇我就是米虫一个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27137 s, 9 q - sitemap,